/ 闲聊  

一段耐人寻味的话

我有满腹的道理与这天下讲讲

万事莫走极端

与人讲道理最怕“我要道理全占尽”

最怕一旦与人为恶

便全然不见其善

读过多少书

就敢说这个世道“就是这样的”

见过多少人

就敢说男人女人“都是这般德行”

你亲眼见过多少太平和苦难

就敢断言他人的善恶

————《剑来》烽火戏诸侯

我活得越久,越意识到自己的浅薄,我想,是时候学习做一个“人”了,如果做人有考核的话,这世间能及格之人怕是寥寥无几。